最新热读你当前所在位置: 海口健康网>>最新热读

“花小钱治大病”靠谱吗?
来源: 北京日报 编辑:杨艳 时间:2019-11-20 10:12:41  

  对于广大中低收入人群来说,“因病返贫”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。如果只需几十元,甚至几元钱就能获得10万元到50万元不等的大病医疗保障,对弱势群体来说无疑是天降福音。自2016年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率先亮相以来,以“花小钱治大病”为标志的网络互助平台迅速俘获消费者的芳心,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。去年以来,阿里、腾讯、苏宁、美团、360等大型互联网公司纷纷发力网络互助平台。今年“双11”当天,百度系“灯火互助”平台也低调上线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这类平台已将超过2亿人次纳入互助计划。然而与高速发展相伴而生的,是平台经营能力不足、经营资质欠缺、理赔纠纷不断等一系列问题。

  灯火互助:0元加入保百种重疾

  近日,百度悄然上线了“灯火互助”大病守护计划。通过百度APP搜索“灯火互助”即可看到小程序,点击进入可以看到大病守护计划页面。从产品设计来看,“灯火互助”采用了市场上的主流互助方式,即“0元加入,一人生病,众人事后分摊”。管理费标准按照互助行业比较通行的标准收取8%。

  从保障人群方面来看,出生30天至60周岁均可加入“灯火互助”。互助金额度分为轻度重症和重度重症。轻度重症包含乳头状或者滤泡状甲状腺癌和前列腺癌,重度重症包含恶性肿瘤等100种重疾,初次确诊可赔。重度重症按照年龄分为四个档次,其中10-29岁的互助金额最高,为50万元。

  根据“灯火互助”所附的《重症疾病互助计划条款》,该项互助计划由“上海兴朋俊科技有限公司”推出。根据天眼查信息,上海兴朋俊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6日,注册资本100万元,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为曹越,持股60%,二股东顾国栋持股40%。资料显示,曹越现为百度搜索公司运营总经理。

  截至11月19日下午,已有超过2620人加入“灯火互助”。

  进阶之路:始于众筹终于保险

  在京打工的黑龙江保姆徐英最早通过微信朋友圈得知水滴筹。乐于助人的她通过水滴筹为生病的老乡捐过几笔钱。后来她自己也加入了水滴互助的健康人群抗癌互助计划。“我们的医保水平很低,加入互助计划就是想将来一旦自己生病了,能为孩子们减轻负担。”徐英说。

  以水滴互助、轻松互助为代表的早期网络互助平台,最开始都是依靠在社交媒体上的大病众筹获得知名度的。如今水滴集团旗下有水滴筹、水滴互助、水滴保险三条业务线。轻松集团也有轻松筹、轻松互助和轻松保三个板块。而号称保险行业“余额宝”的相互宝,也经历了从互助计划升级为蚂蚁保险的进阶之路。

  “网络互助计划随时可以变更或终止,理赔也具有不确定性,与保险有很大不同。”北京人寿一位负责寿险业务的人士介绍,对消费者来说,网络互助计划保障额度不足。以相互宝为例,40岁到59岁的用户保障额度仅为10万元,不足以覆盖大病医疗支出。他建议,至少在北京,消费者的大病保障需求最终还是要通过重疾险、医疗险来满足。

  需要提醒的是,绝大多数网络相互计划有着“60岁后自动退出”的规定,但重大疾病的发病率随年龄递增而不断升高,60岁及以上恰恰是重疾赔付的高发年龄段。因此,对作为家庭中坚的中年人来说,比较稳妥的选择应该是保险+网络互助的方式。

  隐忧凸显:赔付争议与日俱增

  网络互助是很好的创新,但需要解决的问题也不少。赔付争议就是最棘手的一个问题。以相互宝为例,今年3月相互宝首例赔审案件引起网友广泛关注。

  唐某于2018年10月31日加入相互宝,同年12月28日因意外跌入洪涝沟中,入院被诊断为双股骨折,后陷入深度昏迷。于是唐某在相互宝申请十万元互助金,但是相互宝调查员未予通过。唐某的妻子申请了赔审团审议,最后经过5个多小时的评审,有超过57%的赔审员投了反对票,理由是唐某加入相互宝前曾长期服用激素药,这有违相互宝“拟加入相互宝的自然人近两年内没有连续服药超过30天或连续住院超过15天,目前没有接受住院治疗或医生建议住院治疗”的规定。

  “现在网络大病互助平台的赔付争议和纠纷只是苗头,预计几年后会更多。”一位保险公司理赔人员分析,通常保险会在客户投保5年后出现理赔申请增多的情况,理赔纠纷在互助计划设立5年后也会慢慢增多。

  易观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陈毛川表示,对于收入水平不高的人群,网络互助计划是满足其基本保障的一个产品。虽然眼下互助平台问题很多,但也让自视为“正规军”的保险公司有了危机感,促使保险公司重视弱势群体,开发更多较低门槛的保障产品。

 

 

 

 

相关链接:

【揭秘网络“医托”骗局】患者花费上万元 越治病越重
老年人购买保健品频被“套路” 治病功效随意夸大
远离“治病保健品”从今年春节开始
老人迷信“大仙”能驱邪治病 3年多被骗100余万元